任晓琳:蝶和科技的蝶变人生

数央网 小茜 2019-12-09 17:41:08 人物

扫一扫分享微信

蝶和科技专注康复领域,我们的使命是通过技术及我们创新的商业模式不断地赋能我们的终端客户、医疗用户,最终使我们每天服务的病人们受益。

新的商业正在不断更生迭代,由CFS中国财经峰会联合数央网及国内众多财经、大众媒体联袂发起的“全球新商业大会暨2019冬季论坛”于11月21日在北京召开。这是一场聚焦创新的盛会,新金融、新资本、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等都将是本届大会关注的话题和领域。大会邀请政界、商界、学界、传媒以及文化艺术等各领域精英共同见证活动盛大开幕,集合塔尖思想凝聚变革力量,驱动新商业创新的“韧性与活力”。

以下为DIH蝶和科技副总裁任晓琳在2019全球新商业大会上的精彩演讲实录。

微信图片_20191209174001.jpg

蝶和科技的中文名字叫做蝶和,也代表着我们的企业文化和精神,也代表了蝶变人生,这个恰恰非常贴切我们所进行奋斗的领域--康复,无论是因为中风和大家常见的骨科疾病,或多或少有一些功能障碍,这些障碍会导致我们的独立生活能力和工作能力进行受损,就需要我们再一次功能重塑的过程,这也启合我们蝶和科技的蝶变人生。我们的英文名字叫做DIH,我们的使命是通过我们的技术,以及我们不断创新的商业模式不断地赋能我们的终端的客户、医疗的用户,最终能够受益于我们每天都在服务的这些病人们。

实际上可能大家听到康复一词,最近也是非常火的一个词,早在一年前大多数人不太了解康复是什么,我本人也是因为我的父亲在8年前因为中风让我第一次知道了康复一词,也知道它的必要性,直到我去美国留学正好读的是康复,到2015年加入蝶和科技,也让我从个人角度真正认识到了从全球角度和中国自己本身的康复之路到底有多远,目前我们中国的康复医学远不如欧美,康复这个词带到中国才30年的历史,30年前才真正有了第一家康复的医院,直到现在真正的康复专科医院才仅仅不足400家,而我们真正能够提供给康复服务的床位也仅仅不到10万张床,但是我们真正从全国来讲需要康复功能障碍的患者人群来讲,光我们中国已经达到了6.5个亿,其中就包括老龄人群2.4个亿,包括残疾人群,比如刚才提到了中风后,可能身边的很多朋友、家人、亲人都会遇到这样的案例,包括慢性病、帕金森这样疾病的人群。

比起我们所需要的康复人群的需求来讲,我们服务的终端远远不支撑服务的庞大的人群,很多的专家和同事们提到了,技术赋能是一方面,实际上很多人在关心人才的问题,康复医学也是如此,现在的康复在中国起步不到30年,很多的康复医生从业人员从原来中医的专科转到康复医学,康复从事的这些治疗师们从数量是严重匮乏,更不用说他们的能力。而且我们看到很多的康复治疗师虽然国内有将近200家专科和大学提供我们康复治疗学的专业,但是70%以上从业人员还都是专科的水平,比起在欧美、美国基本上你的康复治疗师必须要达到博士的水平才能真正的从事你的行业,才能服务于我们的医生。

还有一点要非常强调的就是,我们目前的一些技术手段也是非常的落后,我们凡是到医院康复科也好,康复中心也好,可能大家第一印象还是说康复就是扎个针,这个是大家普遍对于康复医学的印象,其实这个也是因为我们所存在的一些现状,大家还是处于一个铁器的时代,所以我们蝶和科技其中的一项使命也是如何能够通过智能的技术,包括VR、机器人这样的技术首先从硬件提升,同时把成熟的临床路径,以及我们的培训教育资源赋能给这些客户。

我们很传统的这些技术手段存在的问题,一个是疗效不可循证,在医疗行业来讲循证医学是非常核心必要的条件。第二个,现在很多的包括地产、医养、社会资本看到了连锁化康复门诊的庞大市场,如果没有智能技术的支撑很难做到规模化、标准化,以及未来的人才管理、路径管理都存在一定的瓶颈。最终综合起来来讲,我们最终服务的是真正需要康复服务,帮助他们最大化,帮助他们功能重建的这些病人,如果我们只是依赖传统常规的康复服务,大家可以看到就拿中风脑梗之后的致残率的比例来讲,在欧美致残率可以低到15%,急性期处理之后就会立刻进行时间非常及时有效的康复治疗,而在中国致残率达到75%。

蝶和科技在2010年建立了这个公司,其中有一个非常跨越式的步伐,在2015年成功进行了海外并购,把全球最好的机器人品牌,以及在虚拟现实、运动分析和临床路径全球最顶尖的荷兰公司进行海外并购,目前因为尤其是反复有些人提到科技之战,目前我们对海外企业并购的难度越来越大,蝶和科技在2015年从战略并购这块做了非常成功的转型和跨越,目前我们的研发、临床培训,以及后面的售后,包括前端的管理都进行了非常好的成功的整合。使得我们的终端客户现在覆盖到70个国家,有3000多个机器人装机量都是遍布于全球顶尖的康复中心,我们机器人装机量达到130台,这个空间非常大。

从技术上来讲,蝶和科技看到了技术本身带来行业转折点的重要性,我们通过海外并购把这个技术进行了整合,同时我们的整体方案,无论做科研、实验室,还是军方使用,像在美国很多军方的使用很火,包括在康复医院、康复门诊,无论是上肢康复,还是下肢康复,起码从技术上作为载体我们提供整体的方案。从技术本身临床有效性也是得到了行业权威的杂志的评价报告,在1400多名的患者数量来讲,我们的康复训练过程如果包含机器人训练的话,它的患者行走的机会可以提高50%。

其次,我们还有非常强大的集合整合的方案,技术的整合是一方面,我们希望能够把海外技术已经应用了20多年的成熟路径整合起来,更多的服务于中国早期的发展的市场,无论是神经、骨科、心肺都可以通过整体的解决方案给客户进行赋能。

同时,从我们的实践也能够赋能于终端客户,除了从技术上给予客户一个硬件的提升,在早期行业,我们想要跨越鸿沟,人才以及他的能力,行业的专家以及从业人员的能力水平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所以我们也是着眼于这样的瓶颈,除了技术方案以外,我们在很多的临床应用培训,包括学术会议,包括很多顶级机构的一些专家资源的嫁接,以及我们和荷兰最大的一家康复大学进行战略投资和战略合作,实际上我们希望能够从后面的一些培训和教育来去赋能,帮助我们客户塑造我们现代高端的一些康复人才。


本文为 数央网(http://www.syobserve.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