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松资本获评2022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杰出品牌形象奖

数央网 2022-08-03 09:08:00 金融创新

扫一扫分享微信

海松资本在此次峰会评选活动中获评“2022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杰出品牌形象奖”,海松资本创始人、CEO陈立光获评2022行业影响力人物。

7月28-29日,CFS第十一届财经峰会暨2022可持续商业大会在北京举行。本届峰会主题为“激活高质量发展澎湃活力”。作为中国经济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思想盛会之一,峰会邀请了各行业领袖共同研判全球新挑战与新变局下的中国经济,共享发展新机遇,助力中国经济长期高质量发展。

海松资本在此次峰会评选活动中获评“2022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杰出品牌形象奖”,海松资本创始人、CEO陈立光获评2022行业影响力人物。陈立光先生作为特邀嘉宾出席发言,并接受了财经峰会的记者访问,以下为采访内容实录:

问:您作为连续创业者的经历,对于您做投资有什么加成吗?

陈立光:我从美国回来创业十几年了,我认为海松资本在当下的中国的投资机构当中还是非常有独特特色的,我和我的团队多年的创业和担任企业高管的工作经历,尤其是我们对于中国产业非常深入的了解和认知、以及这么多年积累的深厚产业资源,这些对于整个投资过程还是起非常大的赋能作用。

问:和其他投硬科技机构相比,海松资本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陈立光:简单一句话就是海松资本的产业认知能力和产业资源。

这些认知和产业资源的积累是来自我个人多年的创业经历,以及我们的合伙人及高管团队在多年扎根中国本土工作的同时又兼具国际化的经历和视野。

比如说,我在十几年就创办了汽车智能和汽车信息化的企业,发展到今天的智能座舱、自动驾驶(ADAS)等相关领域的业务,服务了十几家汽车主机厂,是中国领先的tier one供应商,研发工程师就两千多人,汽车智能化本身就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机会,它需要各种半导体技术、通讯技术、操作系统等在车载领域的运用。这些经验和积累的产业资源对我们布局这个领域就非常有帮助。

另外,除了汽车行业,我们以前在新能源领域、制造业的布局也让我们在整个产业链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产业资源,这些对海松资本的今天投资也同样赋能。因为我们现在投的是科技产业,科技产业的客户就是ToB,不象京东、淘宝针对个体用户是ToC,ToB就是大的企业用户。我们在这么多年创业过程当中建立的产业资源优势就能够帮助到被投企业,帮助这些优秀的科技企业去寻找、去落地大的应用场景,同时也能帮助我们发现和挖掘到这些优秀的企业。

问:海松近期向北理工捐赠了一笔资金,您的考量是什么?您鼓励大学生创业吗?

陈立光:创新创业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也是当下中国经济发展急需发扬光大的地方。我们高度重视创新创业,这也是海松资本的企业精神。今年得知我的母校北理工主办第十二届全国挑战杯大学生创业竞赛,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活动。虽然大学生创业可能98%甚至更高比例要失败,但是这个过程和经历是非常宝贵的,尤其这种创业精神尤其值得珍惜,值得倡导和发扬。所以我捐赠的目的更多的是倡导创业的风气,创业的精神,倒不是说希望我们从中能够挖掘到多少投资的案例及财务回报。

关于大学生创业,我是支持和鼓励大学生能够有机会去创业去创新,但是可能不要寄予很大的期望,好像说希冀一夜成名或一夜暴富,那是不太现实的,我们要去努力做这件事,但是我们更应该志存更远,要有耐心,做好当下每一件事情,从更长远的视野进行自己的人生布局。

问:为什么一开始选择了硬科技这个赛道?

陈立光:首先,我在美国学习以及在硅谷工作十几年,我本身也是工程师出身,对硬科技就有一个天然的感情。

第二点,回国创业以后,深刻感受到中国与发达国家在科技领域存在很大的差距,尤其是在半导体芯片等硬核科技领域,但是中国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应用市场,这里面存在一个供需关系不匹配的问题,也有产业转移到中国的趋势。

另外,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定是要在科技方面有所创新,并且要具备引领世界科技发展的实力。如果说我们就靠茅台卖到十万块钱一瓶,中华烟卖到一万块钱一包,或者房价卖到一百万一平米,如果说靠这种方法把国家的GDP搞到世界第一,这又有什么意义呢?这种自嗨的玩法,基本上就是泡沫,总是要破灭的,支撑不了国家长久和可持续的发展。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大力发展科技产业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尽管它是一个艰辛而漫长的过程,但是值得我们无论是从创业、还是从投资角度进行长期的布局和耕耘。我相信假以时日,凭着中国人勤奋聪明的特质,引领世界科技产业的高精尖企业会越来越多,事实上中国已经逐渐浮现出一系列非常优秀能够引领世界的公司,像我今天下午演讲所提到的新能源产业,中国在这个领域里面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应用市场,同时在这个领域里面中国无论从下游发电系统到上游原材料,以及中间环节的制造加工、工艺和设备环节,都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巨大的优势。虽然当下因为疫情以及全球地域政治、社会大变革等因素导致全球经济普遍面临很大挑战甚至有点不景气,但我认为硬科技的创业创新、以及投资发展,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

问:我们知道您作为LP投资了很多大白马基金,后来又自己成立的海松资本,您希望海松资本长成一家怎样的机构?

陈立光:过往我投了二十家左右的优秀GP,从中我也学习了很多。海松资本的定位从来不是拷贝任何一家当下市场上优秀的大白马基金,而是要做一个专注在硬核科技、有自己鲜明特色的、令人尊敬的专业投资机构。

海松资本的团队大都来自产业,有深厚的产业资源和经验,因此善于鉴别企业的产品是否真正解决了市场的痛点,而非伪需求,所以专业性是我们要求的第一点。关于海松资本如何与众不同的方法论,我们鼓励独立判断,建立严谨的纠错机制,然后敢于重仓。

按国外的说法——Check and Balance(牵制与平衡),作为一个专业的机构投资,必须建立纠错机制,因为我们每天都在做决策,每天都是如履薄冰,有些时候开枪可能会扣错扳机,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得给予一定的包容,因为风险无处不在。做投资,我们只能跟风险共舞,既要控制好风险,要有化解风险的机制和手段,但不能为了风险控制而不敢决策,那会导致错过更多投资的机会。

第二点,我们不追求成为大而全的投资机构。一直以来,我极其警惕海松资本成为一家“大而全”的投资机构。当下,太多机构急功近利,追求大而全,利用资金优势造神,覆盖全赛道和全阶段,高价抢项目,而不是对行业、对企业做深入的调研,投资人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无论多顶级的投资人其能力和精力也是有边际的,不可能无所不能,更别提什么点石成金的神话,也千万别把自己捧上神坛。资本更应该担起社会责任,不要制造估值泡沫,利用资本优势和信息不对称,最终让普通的股民去买单,让普通投资者血本无归。我们呼吁的还是坚决摒弃集中经营、以资金优势制造风口和估值泡沫的做法,回归初心,脚踏实地的投资到国家政策鼓励的产业中去,创造价值,真正推动中国经济良性发展。这是每个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的责任,不仅是家国情怀,更是为我们自己创造安全稳定的投资环境。

海松资本一定是要成为一家令人肃然起敬的投资机构,我个人认为这个比你赚多少钱、拥有多大的管理规模更重要。不是有一句俗话说,“投资机构是站在门口的野蛮人”,或者马克思所说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 的东西”。我认为,资本追求财务回报追求利润,这本身无可厚非,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资本也支持了一大批优秀的企业,也为社会创造了财富,但是当下的确有不少机构利用自己的优势制造估值泡沫、操纵市场、割老百姓的韭菜,这种做法必须要彻底制止,从而改变大众对资本的负面印象。


本文为 数央网(http://www.syobserve.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