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该何去何从?

文:于见专栏 2021-09-02 15:46:01 数字经济

扫一扫分享微信

自从新冠肺炎爆发以来,很多社区的民众无法出门买菜,在这个背景下,社区团购正式的走向大家的视野。社区团购不同寻常的销售模式,不仅让更多的民众解决自身的问题,也让社区团购成为炙手可热的宠儿。

早在几年前,社区团购这个词语就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只是在近些年才慢慢的被大家接受。自从新冠肺炎爆发以来,很多社区的民众无法出门买菜,在这个背景下,社区团购正式的走向大家的视野。社区团购不同寻常的销售模式,不仅让更多的民众解决自身的问题,也让社区团购成为炙手可热的宠儿。

208c09dd-c673-ad44-50f6-fccacc23ac2f.png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34.3%的消费者听说过但未使用过社区团购,也没有用过社区团购APP,31.1%的消费者表示会偶尔使用社区团购,19.6%的消费者没有听说过社区团购,而经常使用社区团购的用户比值占15%。

近年来,社区团购用户规模迅速增长,2016到2020年,用户规模分别为0.95亿人、2.12亿人、3.35亿人、4.2亿人和4.7亿人,增速则从2017年的123.15%逐渐下滑,从2018年到2020年,增速分别为58.01%、25.37%、11.9%。

“因为疫情我做了店长”

“这个月真累,我现在倒床就能睡着……”李伟苦笑着说。李伟刚大学毕业碰到疫情,想要找工作的决心不得不搁置到一旁,全身心的投入抗疫的队伍。每天的伙食都是在社区团购群里和小区里的人一起拼菜,虽然人多菜品便宜,但是长时间的无工作状态让李伟的钱包有些吃不消。买菜的次数多了,李伟的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己做一个社会团购群不就好了。

李伟联系了自己所在群里的群主,了解社区团购的运营方式,又联系了果蔬批发市场,搞清楚了购货渠道和商品价格,李伟正式成为了一个店长,在平台上注册了店铺采用线上购货,送货上门的服务。一开始店铺的点击量和购买量有些低,但是李伟没有受到打击,在请教了多个社区团购的群主后做了调整,设置了购买满斤数送其他水果一斤的优惠政策,后续的几天时间里,购买量持续上升,也给李伟增添了新的难题。

社区团购的第一步是先建设社区直营店,再发展社区的一些商家,将选择权利交给社区的居民。社区的店主作为供应链其中一个重要部分,只负责社区推广和社区的维护,和020电商平台非常相似。它们的优点也非常多,不仅可以让消费者自由选择产品,也可以让更多的消费者能够更大限度的进行买卖。客户选择多了,也就有了消费基础,不过前期投入大,耗费资源较多。

如果是自己送货上门的话,其他顾客等待时间太长,送货时间选择在上午可能送到后面几个顾客已经过了午饭时间,造成极大的不便。李伟邀请了亲朋好友帮忙助阵,分开送货,缩短了时间的同时又能很好的做宣传。从送货的伙伴那得知,有许多的用户都是趁着空闲之余出去购买,在购买果蔬的同时还能舒活一下筋骨,也有一些顾客很抵制打开房门面对送货上门。

每一个人基本上都有微信,而微信基本上覆盖了人们的衣食住行。它不仅可以满足消费者追求消费的快捷性和多样性,而且可以把微信群聊为基础,作为一个买卖商品的场所。不仅消费者可以在微信群中买卖商品,也可以利用微信的庞大基数来提供更多的消费需求。而产品销售发布信息时效性非常强,也为下沉市场提供了更多的购买方式,为社区团购提供和适宜成长的土壤。

2019年我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约720亿元,在疫情的刺激下,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发展迅猛,并随着社区团购市场持续下沉,预计中国社区团购市场未来保持良好增长态势,2022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一千亿元。

“我差点丢了这份工作”

社区团购星星之火起源于长沙。之所以是长沙,有分析认为,一方面是因为当地缺乏一、二线城市成熟的电商和零售环境,另一方面是源于当地便利店业态表现出的高熟度,这两者缺一不可。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城市便利店发展指数》,长沙市便利店饱和度仅次于位于广东的东莞市,属于便利店成熟度最高的城市之一。而当消费者到店消费习惯养成后,社区团购模式兴起让零售企业迅速找到了挖掘消费者离店价值的突破口。以湖南地区为例测算主要的参数,估算全国社区团购市场空间在中性假设下达4608亿,乐观预期下市场空间达14965亿。

位于长沙的陈运如在短视频平台上是一名美食制作者,家里时常因为录制短视频搞的一团乱,女孩当然不想把自己邋遢的一面给别人看。“每次送货上门的时间都在中午饭点,不能换个时间,这脑子也能做生意?”陈运如给社区提的建议不乏一些挖苦的话,但是社区团购确实给陈运如带来了方便这也是毋庸置疑的,像陈运如这样在家工作且以日常饭食为主要工作方式的不在少数。

社区团购就是一把双刃剑,种类多样价格便宜,作为一名业余的美食家这让陈运如能够花费时间和经济实力尝试新菜品。送货的时间还有送货人的态度也让陈运如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每天敲门那么大声,不怕吓死谁啊,要么就是给我把菜堆在门口,我开门拿都是个问题,都说顾客是上帝,你们就这么对待上帝的?”工作人员尝试和陈运如沟通几次,每次陈运如都以在忙,没有时间为由搪塞过去,其实也并不是陈运如故意刁难工作人员,每次尝试新菜品成功率不是很高,自己的心情都被破坏,为了录制美食制作视频花费大量时间,没有办法和工作人员好好谈一谈。

像陈运如一样的受众还有很多,2020上半年,34.3%的受访网民表示听说过,没用过社区团购,经常使用社区团购的网民占比15.0%。在接触方式中,33.8%的受访网民是通过社区微信群接触到社区团购的。社区为社区团购普及的最重要因素,线上微信群及社区邻居是社区团购最主要的传播方式。

工作人员也自己给陈运如送过几次菜,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后陈运如请他进家里坐坐。环顾了四周根本看不出这是个女生住的地方,房间里的拍摄设备散落一地,面带米袋堆成了一座小山,客厅就是厨房,各种各样的蔬菜肉类摆放在一个大桌子上。“你家里这么多的菜,自己一个人能吃完吗,每天看你购买的量也很大,浪费的不少吧。”

虽然工作人员事先了解了陈运如的工作,但是一想到自己售出的果蔬有的还没能被端上餐桌就已经烂掉了,心里也不是很舒服。“一看你就没看过美食视频吧,你知道一道菜做的好吃要花费多少功夫吗,而且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为了一个视频我可能要耗费几斤的蔬菜,我自己肯定是吃不完的,要是做的好吃了我就拿给邻居尝尝,做的实在不对口味就用水冲淡喂给外面的流浪猫、狗。”工作人员想不出来嘴上那么刻薄的人,原来只是刀子嘴豆腐心。

“虽然说你们配送员的态度不好,但是你这个社区团购给我带来的方便我无法反驳,每天要是去买菜挑菜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虽然说那些配送的人让我很生气,但是和你没什么关系。”疫情开始陈运如的工作进展受到了极大的约束,由于小区疫情的管控,每天买菜的机会只有一次,要是临时想出了新菜品就只能留到第二天再尝试了,社区团购不仅种类多,而且能够随时送货上门,买的菜也比市场时的便宜很多。

在疫情之下的社区团购可以通过无接触配送的形式,店家将消费者所买的物品送货上门。将商品送到指定地点后交给顾客或者由当地的社区民众到指定的地点进行自提,在这个过程里可以减少一些人们之间的接触。不仅可以方便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可以减少被感染的风险。

陈运如给店家提了一个建议,“你遇到我这种以做美食为工作的很少吗,或者就没遇到过购买量特别大的用户吗,要我说你就在小区里找一个地方,我们想取菜就在规定时间之前到,然后自由的拿你们已经包装好的菜,这样你们也省力,也解决了很多的问题。”店家确实碰到过犯难的事,过节或者亲戚串门都会购买大量的菜,有时候一家的配送员就要用到两到三个人,其他用户的配送时间就会被延长。

大数据下的社区团购

根据《2020社区团购白皮书》,我国社区团购市场在2018-2020从280亿元上涨到890亿元左右,预计2021年能达到1210亿元,尽管规模逐年上升,但是2020年开始监管层开始出台政策使社区团购更加规范,2021年预计增速会下降到36%的水平,不足上一年一半的水平。

其实社区团购并非一种全新的销售形式,而是以生鲜类作为一个基础点,依托社区的人口基数来进行商品流通的一种新型的销售方式。社区团购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萌芽、起步、发展、火爆等多个阶段才有现在的成果。从“炙手可热”到“烫手山芋”再到“资本争相入局”的局面,尤其是在2020年疫情的催化下,社区团购重新获得关注,并将迎来了行业高速发展期。

社区团购是当下零售行业少有的一块可以实现快速增长的市场。这个模式似乎找到了高频生鲜快消市场规模化、数智化的发展路径。目前的团购,基本采用公众号、拼团或者小程序的形式。运营方面通常是线上与线下结合。线上可以购买,线下分发广告,通过海报上的二维码进入给予更大的优惠;或者发起优惠拼团活动,从线上引流到线下。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没有一家企业能够长久顺利发展。即使是互联网巨头,情况也并不是很乐观。在最近几个月,互联网巨头们主导的社区团购平台的促销、补贴力度都在大幅下降。在补贴力度下降的背后,是社区团购平台不断地“砸钱”扩张导致一直亏损的残酷现实。

美团王兴表示,美团优选是五年或者十年才有一次的优质机会,是公司拓展市场的重大机遇。“在低线市场拓展美团优选业务是我们的工作重心,我们致力于取得社区团购行业的领先地位。”

国内某电商社区团购负责人曾按单位经济模型做了一个测算,2021年第一季度,多多买菜亏损约20亿元,而拼多多当季净亏损18.9亿元。换言之,若没有多多买菜,拼多多或能实现盈亏平衡。

相关媒体报道,社区团购是一个“烧钱”的模式,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资方供应又跟不上。严重依赖出资方的资金供应,一旦出资方的热情退却,资金断供,关店甚至倒闭的情况就难以避免。针对食享会的情况,百联资讯创始人庄帅曾评价:“随着互联网巨头进场,社区团购市场竞争加剧,食享会愈发乏力,亏损会阻碍融资,而新的融资不到位,从而使公司陷入恶性循环。”

在2020年疫情冲击下,生鲜电商大放异彩,出现爆发式增长。2019年通过主流电商平台销售占比达74.8%,相较去年增速达28.2%,而通过生鲜即时到家电商平台销售占比达25.2%,相较去年増速12.7%。在良好的市场前景下,很多互联网巨头加入到激烈的竞争中。互联网巨头为了抢占市场,很多公司都会选择用价格战来占领属于自己地盘。很多产品的价格都要比市场价低,而且有些产品的售价甚至低于进货价,这对个体经济造成巨大的冲击。

我国没有对小商贩的具体数据统计,根据有关地摊经济研究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城镇和乡村个体就业人数合计1.77亿人,占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近20%。而且,个体经营户创造了惊人的交易量:2019全年营业额达13.1万亿元,等同于全国社会零售总额的32%。全年产生839亿笔交易,平均每天2.3亿笔。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一家个体户可带动2.37个人就业,则可推算出中国个体经济吸纳了约2.3亿人就业,占全国就业总人口的28.8%。

结语

在疫情的情况下,社区团购不仅可以为社区的民众提供更多的生活便利,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人们接触问题,减少感染疫情的风险。线上交易则是一个非常好的交易方法,不仅可以根据人们的需求灵活变动,满足消费者的多样性,公司也可以迅速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进行应对。一个公司想要长久发展,应该不断创新,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自己的目标,从而抢占先机更好地开展社区团购业务。

社区团购近几年在中国迅速发展,不断的有新的竞争者加入其中。行业的发展不仅仅只有竞争,自身的消费体验需要得到民众的验证。如果国家想要社区团购能够更好地发展,各大公司应该以人们的需求作为改革的动力,不断提升消费体验、多元化发展,挖掘的新的高效业务,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城市不只有整洁的街道,更重要的是里面的人。一个发达的社会应该是高包容、多元化的社会,实体店购物和线上购物只是消费者自身的爱好,如果当互联网巨头用价格战抢占所有市场,这种多元的消费体验将不复存在。

本文转自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a70079.html?s=8&o=0)

本文为 数央网(http://www.syobserve.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