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智能教育硬件:互联网巨头入局,传统企业反击

文: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尹太白 2021-07-20 09:14:54 教育

扫一扫分享微信

随着在线教育逐渐熄火,一场智能教育硬件的排位之战即将爆发。

2021年暑期刚刚拉开帷幕,在线教育却遭遇了冰封。

在此前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先是在线教育行业乱象多次被相关部门点名批评,随后多家在线教育企业被处以警告和罚款,尽管针对在线教育行业的具体政策尚未出台,但一个业内共识已经迅速形成,即在线教育行业休整、收缩已成定局。

与在线教育行业一地鸡毛的现状恰好相反,智能教育硬件行业反而迎来了新机遇。

最直观的表现在销量上体现了出来。天猫精灵的数据显示,在今年“6·18”大促期间,汉印、物灵、minibaby、优学派等多达13个智能教育硬件品牌,让点读笔、智能学生打印机、早教机、智能作业灯等成为异军突起的新兴品类。科大讯飞发布的“6·18”战报显示,基于智能教育硬件使用场景的不断开拓,科大讯飞AI学习产品的销售额同比增长706%。

位于山东的智能教育硬件经销商李承泽同样感受到了市场行情的火爆,“大概是从疫情之后开始,智能教育硬件市场便突然火爆起来,像今年‘6·18’期间,智能教育硬件成为了超级大热门品类,学习平板、智能手表都供不应求。”

事实上,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场行情在两年前还是另外一幅景象。2019年下半年,智能手机的利润空间和市场想象力已一眼能望到尽头,李承泽决定逃离这个圈子,几乎在同一时间,智能教育硬件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多次走访、调研以及和业内资深人士深聊过后,李承泽意识到智能教育硬件行业的市场潜力巨大。

然而现实并没如他所愿,“当时销量很低迷,压货也很严重,我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李承泽回忆道,“智能教育硬件赛道整体还处于尚未开荒的阶段。”

转机很快到来,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将学习迁移到了线上,学生的网络课程进一步激活了智能教育硬件的使用需求,整个行业也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去年有几个月,以学习平板为代表的智能教育硬件的月销量超过了上万台,今年的销量也一直都不错。”李承泽向DoNews表示,“覆盖学生更多学习环节、解决更多家庭学习问题、教育功能更加集成化和多样化的智能教育硬件正越来越受欢迎。”

智能教育硬件越来越受欢迎的另一面是不急剧扩张的市场规模。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估算,2020年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场规模为343亿元,预计2021年将扩大到453亿元,2024年有望接近1000亿元。

随着在线教育逐渐熄火,智能教育硬件市场行情上行,一场融合了互联网在线教育企业、互联网巨头和传统教育硬件企业的排位之战即将爆发。

需求庞大,政策所向,智能教育硬件迎来春天

“教育类的智能硬件目前仍是个蓝海市场。”教育业内人士付鹏飞告诉DoNews,“从词典笔、智能作业灯到学习平板,智能教育硬件已经迅速成为家庭学习场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目前教育行业内有一种观点认为,智能教育硬件已整体覆盖了书桌、客厅、学校和户外四大学习场景,而且正在成为串联起这些场景的重要入口,智能教育硬件将很快成为各方争相布局的赛道。”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贴近用户与市场的李承泽的认同,“随着AI、大数据、语音识别等技术的飞速发展,让智能教育硬件真正具备了实现智能的技术基础,同时也让智能教育硬件得以快速普及,再加上去年疫情的催化,使得用户需求激增,而用户需求激增,反过来又会进一步推动智能教育硬件的升级,实现一个良性循环。”

在学生家长佟丽看来,智能教育硬件的确已经从可有可无的“玩具”,蜕变成必备且实用的教学工具。“词典笔是我买的第一款智能教育硬件产品,以前孩子遇到不懂的单词只能查字典,但查字典太慢了,老师讲题又快,一个一个查也无法适应快节奏的学习场景,像词典笔这类智能教育硬件使用起来便利、简单,也能提高学习效率。”佟丽接着说道,“虽然身边很多学生家长对于智能教育硬件的态度由怀疑渐渐转变成了接受,但顾虑其实也不少,比如产品本身提供的功能和内容是否能够被孩子接受,以及使用后会不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网易有道第一季度的财报数据也能从侧面佐证用户对智能教育硬件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财报数据显示,网易有道在第一季度的总营收为13.40亿元,同比增长147.5%。其中,学习产品业务的营收为2.02亿元,同比增长279.8%,而这一业务之所以增速迅猛,主要是由有道词典笔3.0的销量大幅增长所推动的。综合此前几个季度的财报数据,不难发现由智能教育硬件构成的学习产品业务已连续多个季度取代广告成为网易有道的第二条增长曲线。

尽管智能教育硬件赛道的潜力不容小觑,但李承泽认为决定这一行业上限的主要还是政策因素,“在线教育行业遭遇政策狙击后,政策指向是拥有教育业务的企业最需要探讨和研究的课题。”

好在政策基调与方向利好智能教育硬件的发展。2016年,工信部发布《智能硬件产业创新发展专项行动》,提出要深入挖掘教育等领域智能硬件应用需求,加强教育等领域智能化提升,为教育智能硬件的发展奠定了政策基调;2018年,教育部发布《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提出要构建“个性化”的教育体系和“泛在化”的学习环境,推动新技术支持下教育的生态重构,为智能教育硬件的发展明确了方向。

互联网巨头入局,传统企业反击,赛道竞争日益激烈

激增的用户需求和潜在的流量入口,是一众互联网玩家入局智能教育硬件赛道的重要原因。

目前,以网易有道、作业帮为代表的互联网在线教育企业,以字节跳动、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和以步步高、读书郎为代表的传统教育硬件企业是智能教育硬件赛道上的三大派系。

实际上,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三大派系在智能教育硬件领域的布局就开始密集起来。

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发布了其第一款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区别于此前的词典笔、学习平板等品类,智能作业灯配有双摄像头,家长可以通过软件远程了解孩子的学习状态,并与孩子视频连线。智能作业灯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过去家庭学习场景下服务缺失的问题。

此外还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在加足马力布局IoT生态,以拓展业务边界、增加营收渠道。

2020年12月,网易有道推出了有道词典笔3.0,上市不足半年,在京东平台上的销量就已超过了20万,牢牢占据着词典笔品类第一的宝座。

同样意识到智能作业灯这一品类能有效解决家长痛点和学生需求的还有腾讯旗下的腾讯教育。2021年3月,腾讯教育推出了内置“腾讯作业君”APP的AILA智能作业灯,与大力智能作业灯的“辅导”特性不同,前者强调“陪伴”这一特点。与此同时,导学教育也宣布与阿里云合作,推出导学号智能作业灯,将导学灯正式融入阿里云教育产业链,阿里达摩院也将为这款产品进行技术支持。此外,据业内人士透露,好未来、新东方、作业帮以及猿辅导,也都在筹谋各自的智能作业灯项目。

继字节跳动、网易、腾讯等互联网企业入局智能教育硬件领域后,百度也在持续加码智能教育硬件业务。3月18日,百度旗下小度科技正式发布了全球首款主动纠正坐姿的平板电脑小度智能学习平板,该产品具备智能护眼、全科同步辅导、安全放心上网课以及AI能力等特点。

持续加码智能教育硬件业务的还有阿里。今年“6·18”期间,阿里一口气发布了40余款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并推出首款家庭学习智慧屏产品天猫精灵E1,强势宣布了其在智能教育硬件领域的布局。

“互联网巨头、互联网在线教育企业纷纷涌入智能教育硬件赛道,还积极开创新品类占据细分赛道,这种行为彻底点燃了步步高、读书郎等传统教育硬件企业的危机感。”付鹏飞向DoNews表示。

一个可以为之佐证的事情是,4月27日,读书郎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在扎根教育硬件行业22年后,这个传统教育硬件企业决定拥抱资本市场。

“与坐拥技术和流量优势互联网巨头、互联网在线教育企业不同,传统教育硬件企业一般在供应链、线下销售方面更具优势。”付鹏飞分析道。

事实的确如此。根据读书郎招股书数据,读书郎与93名线下经销商签约,这些经销商控制3793个销售点,分布在全国346个城市。也正是因为较高的线下渗透率,读书郎智能教育平板出货量稳步增长,其营收占比超过90%。

步步高同样不甘示弱。截至2020年,步步高在全国共有超过18000个销售点,在各省主要城市设有超过400家服务体验店。借助庞大的线下销售网络,步步高旗下的小天才手表在2019年的出货量达604.5万台,在中国智能穿戴设备出货量排名中位列第四,一度超过苹果等品牌。此外,步步高还推出了不同系列的智能家教机,具备智能语音听写、英语点读、智能答疑、学科同步辅导、学习诊断等功能。

不过在李承泽看来,尽管传统教育硬件企业拥有强大的线下销售网络,但面对互联网企业的算法和内容积累,传统教育硬件企业与前者仍有较大差距,“单纯的智能教育硬件对用户没有实际作用,只有搭载了匹配场景、覆盖痛点的功能及解决方案时,智能教育硬件才能够发挥价值。”

智能教育硬件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无论是互联网巨头、互联网在线教育企业还是传统教育硬件企业,都在想方设法抢占智能教育硬件赛道,但这条道路似乎并不好走。

一方面,智能教育硬件研发投入较大、技术门槛过高、研发周期相对较长,短期内做出立竿见影的业绩并不现实;另一方面,目前市面上的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存在着同质化较为严重的现象,由于功能趋同,导致产品与产品之间并无太大差异。

“道路不好走,并不意味着智能教育硬件不具备价值。”付鹏飞说道,“事实上,智能教育硬件的核心在于数据积累,有了足够庞大的学习、学情数据后,相关企业就可以给用户提供多样且个性化的教育方案。”

因此,从长远看,智能教育硬件的价值不仅在于对个人学习的支持,还更有可能成为家庭、学校和政府“多方共育”的重要数据平台和解决方案提供平台。

对个人而言,智能教育硬件是直接的学习助手,通过个性化的学习内容,从而改善学习方法和学习习惯;对家长而言,智能教育硬件能成为有力的监护助手,不仅能及时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进行必要的辅导,还能及时联络孩子以确保安全;对老师而言,智能教育硬件最大的价值在于能及时记录学生的学习情况,帮助并改善教学内容和方法;对相关政府部门而言,综合使用智能教育硬件,能够广泛且有效地收集学生的学习数据,并为教育体系改革提供重要的数据支持。

“在政策大力鼓励发展智慧教育的背景下,校内智慧教室搭建需求旺盛,智慧课堂亟待升级,以学生终端为代表的智能教育硬件采买需求迫切,智能教育硬件企业有望通过政府资助、学校采购、家庭增值服务付费的方式拓展进校业务,冲破学校壁垒以实现家校全面覆盖的多端联动。”付鹏飞说道,“从长远来看,智能教育硬件绝对是一门好生意,而且未来势必会有更多的入局者闯入这一赛道。”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本文转自钛媒体(https://www.tmtpost.com/5494672.html)

本文为 数央网(http://www.syobserve.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