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社交软件的结局都是电商?

文:蓝莓财经 2021-05-31 14:27:38 新消费

扫一扫分享微信

即便没有用过Soul,也一定看过Soul的广告。

一句“跟随灵魂找到你”,使这款基于兴趣社区和虚拟身份、主打“不看脸”年轻人社交的陌生交友 App 在2016年上线后,通过豆瓣、知乎等文艺青年聚集地吸引了第一批高质量用户。

随后,推广平台也很快转向微博、抖音等流量洼地。尽管还是原来的定位,但在推广过程中,兴趣社区的概念被削弱,陌生社交平台的概念增强,Soul 用户规模扩大。

据 Soul 招股书数据,2021年一季度,日活MAU和平均DAU分别为3320万和910万。

这个数字,与同为主打陌生社交的陌陌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在估值上Sou却不遑多让。陌陌目前市值为29.17亿美元(陌陌包括陌陌和探探两款App,总用户约5亿。5月19日最新数据),对于Soul,投资圈给出逾10亿美元的估值。

Soul的估值,更多的可能是来自一个看法:社交软件是有生命周期的,如今 00 后已经成年,他们需要有自己的社交平台。

Soul 约74%的日活用户是在1990年及之后出生的Z世代年轻人。Soul的高估值,不是来自“灵魂社交”,而是收割下一批年轻人的潜力。

矛盾的soul

在招股书中,Soul表明其匿名性、兴趣驱动和去中心化等是吸引年轻人的重要因素。

隐藏真实身份和真实信息,用捏人脸取代真人头像,用卡通图案遮盖真实人脸,虚拟互联网世界的社交平台,满足了人们无压力表达的需求。

取消社会身份后,人们才能真正吐露自我。

虚拟世界同时满足的是人们的表演欲,也就是打造人设。在互联网上,真实的自我往往被遮蔽,没有人能拒绝一个让用户扮演扮演更优秀、更容易获得认可的平台。

作为人设的一部分,用户首次注册时,需填写灵魂测试问卷,然后被分配到不同星球,并借助用户自定义的引力签和录制声音名片,将人设丰满化。

而打造人设,维持人设,获得认可,这就需要用户不断创作内容,用户黏性随之增加。

兴趣驱动,通过系统匹配,新用户可以快速匹配到相应的内容和人。良好的社区氛围引导用户创作,使得互动体验提升,让互动的体验优于熟人关系链,这样这就使该平台不会被微信这个“黑洞”影响,从而沦为微信的引流工具。

按照这一逻辑,Soul将从用完即走的“工具产品”转换为“内容平台”。

然而,无论是在宣传推广,还是网站功能迭代,Soul在约会工具的道路上飞速狂奔。

在早期的宣传推广中,Soul多以恋爱软件为噱头,吸引大批以寻找伴侣为目标的用户。Soul占领用户心智的是其陌生人社交功能,而不是招股书中强调的兴趣标签和生活分享。

甚至,一向弱化荷尔蒙属性的Soul,在付费功能中,上线了基于LBS(地理位置)匹配。付费会员通过多次交流可以解锁看脸功能。产品的差异性进一步丧失。

陌生社交平台的发展天花板陌陌,目前注册用户约1亿,这个数字自2014年以来,并没有明显增长。陌生人社交早已走过粗放发展的阶段,大多数App以细分场景切入,满足用户的不同需求。比如,以Soul、Uki为代表的兴趣社交,以Blued为代表,瞄准的LGBTQ的特殊群体社交,还有以伊对、对缘为代表的婚恋社交等等。

不同的兴趣、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亚文化都能延伸出不同的社区产品。在这个背景下,针对不同市场的社交产品,很难相互替代。

Soul想要收割年轻人,其主打的灵魂社交和兴趣驱动,可能并不如其所想的那么有吸引力。

蹭上 metaverse 的热点

为了上市,Soul蹭上 Metaverse 的热点,将自己定位为「给 Gen Z 的以 Soul 为链接的社交元宇宙」。

今年3月,首支“元宇宙”概念股Roblox登陆美股市场,成为全球第一家将“元宇宙(Metaverse)”写进招股书的公司,目前市值近400亿美元。

Roblox市值狂飙的过程中,带红了“Metaverse(元宇宙)”这一抽象概念。

与其相似的是马化腾在腾讯2020年度特刊《三观》中提出的“全真互联网”这一概念。

全是全面,真是真实。

简单说就是,互联网要全面地、无所不包地融入并与现实结合,而这种结合的趋势则是,让曾经被认为虚拟的互联网越来越逼真与实在。

这一概念与科幻小说中常提及的 metaverse“元宇宙”相似。

什么是元宇宙呢?

Metaverse元宇宙是指以AI、AR/VR/MR、Blockchain三大技术为核心,由诸多共享基础设施、标准和协议打造的数字化宇宙。它跟物理世界并非割裂彼此孤立,而是相互融通。

腾讯研究院认为“全真互联网”具有七个特征:实时真实、社交性、心流、可互操作性、平台性、拥有经济系统、开放性。

有网友评论说“如果提供虚拟社区的社交应用、游戏都算元宇宙的话,毫无疑问QQ空间、微信朋友圈都可算元宇宙。”

从这点来看,Soul最符合的可能是soul币。

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如果找不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即便依靠腾讯背书,不仅得不到年轻人,可能接下来的路都不知道往哪走。

商业变现

同为全真互联网案例的Roblox仍在亏钱,Soul的亏损也在不断扩大。

2019年、2020年Soul净亏损分别为2.99亿元和4.88亿元,两年亏损近8亿。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3.83亿元,已超过去年全年亏损的四分之三,较去年同期净亏损5278万元同比扩大624.71%。

从招股书披露情况来看,公司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7070万元和4.98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为2.38亿元,同比增长259.83%。

Soul的营收主要来自增值服务、广告、Giftmoji社交电商业务,其中增值服务贡献收入占比高达99%。

Soul从2019年开始推行VAS增值服务,具体包括用户通过充值形式获取虚拟货币Soul币,和直接通过充值形式开通“超级星人”会员、购买飞行权益包、同城卡、定位卡等增值服务。

在营收上,2020年,Soul付费用户ARPU值43.5元/人,而陌陌在1300元/人左右。

根据招股书,Soul的用户增长较快,2020年、2021年一季度用户增速分别为80.7%、109%。但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2021年一季度公司营销费用分布同比增长204%、754%。

用户的快速增长不是基于兴趣灵魂吸引,而是通过大量的广告投放。 

更重要的是,Soul很难建造自己的品牌护城河。以陌生人社交为内核的产品,竞争壁垒并不算高。随着用户规模扩大,用户体验下降成为很多用户的抱怨。旧app反而不如新的有竞争力,因此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远不如其他互联网产品效果那么好。

在陌生社交领域,用户最多的陌陌已经达到天花板,用户为陌陌的注册用户到2020年底已经达到1亿。加上探探在全球累计的4亿注册用户,陌陌与探探合并的总用户数量,已经突破5亿大关。

继续依靠强势广告投放,Soul的用户增速很快触顶,而营收渠道也难以拓宽。天眼查显示,Soul运营方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在近日变更了经营范围,新增了户外用品、互联网销售(除销售需要许可的商品)等数项。

Soul 的结局是电商?

对Soul的用户而言,不少人因小众新鲜感而来,因其早期的高质量用户而来,因良好的使用体验而来。

陌生社交平台之间竞争激烈,在用户对Soul丧失新鲜感之后,Soul所承诺的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又该如何兑现?

缺少核心竞争力,想要在酷爱小众的年轻人中有存在感,Soul又该怎样在小众用户体验和盈利之间取得平衡?

上市在即,Soul背靠的腾讯大山又是否足够坚实呢?

本文转自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a69156.html?s=9&o=0)

本文为 数央网(http://www.syobserve.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