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灯大战”一触即发:何等魔力引得腾讯、字节纷纷入局?

文 | 向善财经 2021-04-01 09:57:10 其他

扫一扫分享微信

心照不宣的“造灯大战”突然打响,灯光下的故事,玩家们打算怎么讲?

近两年的教育硬件赛道着实拥挤,除了在教育赛道布局已久的网易、步步高等企业,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低调推出了首款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今年3月,腾讯教育官宣了新品“AILA智能作业灯”。据近日消息,作业帮、好未来、新东方等在线教育领域头部企业也纷纷开始布局智能灯。

心照不宣的“造灯大战”突然打响,灯光下的故事,玩家们打算怎么讲?

“造灯大战”突发,驱动力何在?

在造灯上,字节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率先入场,教育行业玩家纷纷跟进,这其中存在着一众玩家们在灯下的底层逻辑差异。

字节和腾讯造灯,争夺点在于用户场景。

教育行业有着天生的慢属性,很难被资本催熟,互联网公司的教育基因相对较弱,不过巨头们绝不会对这块大蛋糕熟视无睹。

从教育布局方面来看,腾讯最早是在2013年9月推出“教育精品课”,一路走到2019年5月正式推出“腾讯教育”品牌,重新定义腾讯的教育业务版图。在投资方面,腾讯近年来在K12智慧教育领域投资不断,以新东方在线、VIPKID、猿题库等在线教育头部企业为代表,形成了强大的腾讯系教育矩阵。

1.jpeg

字节虽起步较晚,2018年5月推出的GOGOKID是其踏入教育的第一步,不过,“大力智能作业灯”的问世,让各路玩家们看到了其来势汹汹。

“你的下一盏台灯,何必是台灯?”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这就是字节与腾讯造灯的驱动力。台灯作为写作业刚需,从切入用户场景出发,从而进一步深耕用户需求。造灯于腾讯而言,在于为自身酿造多年的教育资源找落地场景,对于字节而言,则是用自己人工智能与算法的雄厚优势先占领场景,而后寻求多方合作,但对两者而言,第一步都是“抢滩登陆”。

作业帮、好未来等教育头部品牌做灯,一方面在于互联网巨头抢夺场景这一动作的被动压力不容小觑,另一方面,是行业红海与其现有的优势教育内容生态所产生的主动推力。

主推动力的一方面体现在近年来在线教育行业监管加剧,获客成本居高不下。

2021年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连发两篇头条与要闻,直指在线教育行业肆意营销,监管混乱等问题,再一次将在线教育行业推上了风口浪尖。其实从2020年的315晚会到人民日报此前两次发文,再到各投诉平台上的数据,不难看出这些年在线教育行业的虚假营销,监管混乱和师资良莠不齐等问题早已使这一行业成为了媒体和舆论的众矢之的。

学乐云董事长陈冬华认为,监管到来,在线教育面临着成本越来越大,收费管理越来越严格,对效果要求越来越高的挑战。“AI智能是未来,效果好,去教师化,利润空间大。”从在线教育令人“叹为观止”的营销大战,到监管风暴来袭,不难看出,在线教育行业面临着越来越凶险的困境。

如今的一众头部在线教育企业开始布局硬件,不仅仅是把台灯场景作为了一个流量入口,其更是一个教育商业化的价值变现入口,台灯与使用者的深度连接,有望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监管和营销双困局,形成粘性更强,获客成本更低的新出路。

教育智能硬件的营收可观,也是在线教育企业造灯的主推动力。

2月25日,网易有道公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2020财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其中的学习产品净收入为5.40亿元,同比增长255.1%。尤其是第四季度净收入达2.37亿元,同比增长253.8%,其中有道词典笔的销量功不可没。

2.jpg

科大讯飞阿尔法蛋则在京东天猫智能机器人品类销售额连续四年夺冠,从曾经的教育智能硬件连续亏损走上了盈利之路。

曾潜入“鸡娃”群的向善财经团队成员Henry作过一篇观察,发现其实大部分“鸡娃”家长对课后辅导及智能教育硬件是持着“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态度,但对于不同品牌硬件本身并不在乎,真正注重的是其内容是否优质,能否真正帮助孩子提升学习效率,解决家长课余辅导痛点。更有一位家长提到希望在线教育公司可以推出相关教育硬件。

由此可见,家长对于在线教育公司造硬件是有着一种天然信任感的,就像滴滴做货运,高德地图、百度地图等进军聚合打车赛道,这样的流量变现逻辑更加顺畅。对于在线教育公司而言,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场是有的,企业的内容生态优势也是有的,在参与这场与互联网巨头之间的造灯“场景保卫战”时,其实也是在打响一场硬件“市场争夺战”。

在线教育行业造灯,虽在一定程度上是被互联网巨头“逼上梁山”,受到了被动力,但有望解决行业痛点,增加营收,倒逼行业升级,则是一个主动推力。

集体造灯,也许是一场时代趋势里的练兵。

VR技术在一阵风头过后隐匿了,如今沦为科技玩具,不过其对于教育行业的潜在价值是巨大的。据 Statista 的一项研究,高达 97% 的学生对虚拟现实教育课程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这也是VR技术之于教育得天独厚的优势,其极具吸引力的属性,可以解决沉浸感与专注度这两个学生学习中的痛点,使学生能够更积极高效地获取知识。

Statista此项研究数据显示,时至 2025 年,虚拟现实教育行业的市场规模有望达到 7 亿美元,未来五年将增长三倍多。目前的教育行业是投资虚拟现实的第四大行业,其背后存在的,是给一众教育行业痛点提供优良解决方案的潜力。

类似于几何,建筑学等诸多学科的难点就在于其抽象程度较高,用VR技术得以把抽象转变为具象,降低学习难度,从而提高整体的学科学习效率。不仅在课堂领域,在数字化进程中,直播课,网课等几乎所有以屏为媒介的场景下,都可以VR赋能。

尽管目前的VR技术与想象相去甚远,且热度骤降,不过将去年一些碎片化信息整合,可以看出虚拟世界似乎又一次被人们提了出来。从去年两款现象级火爆的游戏赛博朋克2077和原神,到今年至今多家VR公司完成了亿元级别的融资,再到Valve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Gabe Newell在接受新西兰的1 News采访时谈到了Valve对游戏及其他领域的脑机接口(BCI)的探索。

G胖(Gabe Newell)表示:将大脑直接与计算机连接的想法听起来“与科幻小说没有区别”,但如果开发人员不理会这一领域,那将是一个“愚蠢的错误”。

据天眼查数据,国内VR注册企业数在2019年达到最高峰,年度企业注册数为2050家,目前国内共计VR相关企业8555家。由数据与碎片式的信息可以看出,也许虚拟世界离我们真的越来越近了。

3.jpg

各在线教育行业头部企业开始招兵买马建立研发团队,互联网巨头们在教育领域布局越来越深入,不难看出,大家都在用长期主义的眼光审视自己的战略,“智能学习灯”的问世,也许,是对未来虚拟世界的前瞻性尝试,是一场时代趋势里的练兵。

教育智能硬件,如何成为“鸡娃”利器?

教育硬件简史,或许存在着一些答案。

时间拨回九十年代末,小霸王和复读机现象级火爆,教育硬件横空出世,不过,在这二十多年的历史进程中,教育硬件可谓是出道即巅峰。据统计,中国市场1998年复读机的销量为50万台,到2002年达到了惊人的1300万台。反观如今,以最主流的教育平板为例,据IDC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Q1-Q3中国出货量仅有291万台。

4.jpeg

小霸王与复读机的成功商业化,原因在于其真正抓住了痛点与机遇。小霸王问世后,谜一样地向着背离教育初衷的方向渐行渐远,但不可否认小霸王将游戏厅带到寻常百姓家的功劳;复读机则在问世后,遇到了1999年国家教育委员会宣布的新规:外语教学与考试将侧重于口语听力,一下子成为了当年学习不可替代的刚需。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智能手机与平板等移动端产品的普及,使得在线教育行业崛起。从此,一众教育硬件沦为“伪需求”,智能手机催生了无数产业,其光环之强大不言而喻,教育硬件不断改革也依然是沦为鸡肋。

回到2021年,在教育硬件发展的历史尘埃中,我们切实可以感受到,时势造英雄,时势亦能毁英雄,就像小霸王学(you)习(xi)机的诞生,基本上钉死了游戏厅的棺材板。

从硬件来看,用户其实是永远拥护高效,希望“一站式”的,当手机、平板足以搭载一众教育硬件功能,教育硬件只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沦为“伪需求”。一方面,字节跳动等公司从台灯切入的高明之处在于,其有望强化一个“真需求”的用户场景,智能手机可以替代智能学习机,却无法替代台灯。再一个,智能机、平板有着一定程度的“小霸王”属性,智能台灯占据场景,强化了台灯的传统价值,也同时解决了智能机搭载教育的痛点。不过,其是否会再度沦为鸡肋产品?需要时间与用户的检验。

为教育赋能 OR 为营销赋能?

网易有道CEO周枫曾表示:长期来看,智能硬件肯定可以成为流量入口,这也是那么多公司对硬件有兴趣的原因。诚如其所言,教育硬件的“伪需求”使这条赛道渐渐疲乏,但人工智能时代有望再度唤醒已沉睡许久的教育硬件人口红利。入口属性一旦搭建成功,往后会有相当大的蓝海,同样可以解决在线教育获客成本高的最大痛点,不过这需要的是为教育赋能的长期主义价值观。

疫情爆发后,教育部门发出“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在线教育行业红海现象加剧,据App Growing数据显示2020年Q4,在线教育移动端广告数量汹涌挺进行业广告数榜单Top5。有数据显示,2020年Q1-Q3,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三家在营销方面投放总额约达55亿元,同比增长超200%。

“最多活三家”的定律似乎在互联网部分行业应验了,主打烧钱的流量为王策略在一些领域顺风顺水,但教育行业的特殊性决定着这一定律的失效。如今的在线教育赛道上玩家依然众多,并未形成垄断就是事实,不过红海里没有玩家敢在营销上懈怠,同质化严重的营销厮杀加剧着行业内耗。

互联网思维营销做到教育行业,其实面临着西西弗斯式的困境,营销成本居高不下,不营销又难成规模,跟教育行业相当不对脾气。在这其中,玩家们需要找到的是一个度。

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互联网行业和在线教育行业与硬件业务的天然不匹配,尤其是对于实力相对于互联网巨头较弱的在线教育企业,这无异于某种程度上的再次创业,若是在硬件上继续走在线教育的营销老路,对于企业整体的风险都是相当大的。

信息化迈向数字化,教育硬件的ToB蓝海

教育从信息化到数字化的衍变趋势下,ToB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一个重要增长点。

去年的疫情,就是教育数字化一个非常好的印证。“停课不停学”方针的下达,使得可以为此提供解决方案的一众企业享受到了红利,诸如钉钉、腾讯课堂、云班课等提供技术支持的企业品牌。

此前央视《新闻联播》曾经报道过,在安徽省合肥市郎溪路小学就已经开始使用科大讯飞智慧课堂。有关数据也显示,目前讯飞智能学习机已经在全国范围35000所学校中应用。

《新闻联播》的报道对于整个教育硬件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教育硬件To B将大有可为。目前,在教育硬件To B领域,科大讯飞已经提前卡位,未来,科大讯飞也可能成为B端教育硬件赛道的主要玩家,并在软件硬件协同下开辟全新的增长空间,其商业潜力也将进一步释放。

一方面,教育硬件希望在B端商业化,数字化基础设施观是普及的前提,就比如把投影,黑板,桌椅等课堂刚需进行“2.0”智能升级。“智能学习灯”的问世,正是对C端基础设施观的体现,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表示:当家庭教育足够渗透之后,不排除未来连接到学校。

另一方面,需要深耕挖掘硬件的解决方案价值,让数字化为信息化教育赋能。教育部曾提出实施“中国数字教育2020”行动计划,数字化成为了新时代教育行业的大趋势。每个时代只有真正迈了步子的效率提升才值得学校普及,比如曾经的复读机,多媒体,和疫情期间的网课。

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预计至2022年,单是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的规模就可达570亿。而就目前来看,教育智能硬件的细分赛道与潜在蓝海空间,远远未被充分发掘。

“造灯大战”一触即发,且看一众玩家,谁领风骚。

本文转自钛媒体(https://www.tmtpost.com/5146436.html)

本文为 数央网(https://www.syobserve.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