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的那块“屏”,会是谁的未来?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 文:佘凯文 2020-12-07 11:50:38 产业数字化

扫一扫分享微信

“中国互联网的新增长点是To B业务”,眼见一场TO B的大潮正默默上演,而“硬件”成为了这次大潮中最快的响应方之一。

“TO BE OR NOT TO BE”这是莎士比亚的困惑;

而“TO B OR NOT TO B”这是互联网企业们的困惑。

如果从2000年左右BAT诞生时算起,中国互联网也算是扎扎实实地走过了20个年头。在发展的过程中,有个问题一直经常被提及,那就是“TO C还是TO B?”

虽然有些“羞于启齿”,但美国所有互联网领域TO C的巨头都被中国山寨复制,唯有TO B的业务没能照搬过来。然而中国互联网的伊始,TO B才是目标,像百度最初是为企业提供搜索引擎技术支撑;阿里巴巴从企业黄页起步;腾讯最初是想做电信运营商的增值服务技术提供方。

微信图片_20201207115054.jpg

他们变成如今的模样,“在坐的各位都都责任”。因为市场告诉他们TO C才是“正道的光”,不过这两年风向好像又变了,市场有了个新说法,“中国互联网的新增长点是To B业务”,眼见一场TO B的大潮正默默上演,而“硬件”成为了这次大潮中最快的响应方之一。

“多屏时代”,TO B有搞头?

如果被问及现如今哪种工具最无法或缺?“智能相对论”认为是“屏”应该没人有意见吧?

从“小屏”的智能手机、PAD;到“中屏”的PC、带屏智能音箱;再到“大屏”电视,在C端市场“屏幕”早已嵌入了到个人生活的“每一分钟”。

“屏”从何时起变得如此重要?有人说起因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加速了信息的爆炸式传播,人们需要有渠道去接收、承载这些内容,于是基于不同场景也就出现了不同的屏;

也有人认为,“多屏时代”的到来是因为用户注意力在分散,媒体边界正在模糊,一块屏无法在满足用户的日常所需,所以就出现了不同定位的屏幕。

不管原因是被动还是主动,“屏幕”在生活中的重要性都已不言而喻。那么在B端市场呢?“屏幕”在B端市场有着另一个称呼“商用液晶显示器”,简称为“商显”。

这个名字或许很陌生,但在生活中“商显”并不少见,如户外广告牌、商超导购、数字标牌、车站售票机等等,他们都属于商显设备范畴,简而言之,只要是带屏幕的公用设备,都可以被称之为商显。

前前后后,商显在国内也有了近20年的发展历程,然而一直默默无闻的它们在今年却显得格外“活跃”,原因无他“黑天鹅”的到来给了商显一次绝无仅有的机会。

从“线上办公”到“在线教育”再到宅家人士的“唯一”选择“网络游戏”成为日常,使得显示器市场需求骤增。

像“线上办公”原本只是小众的办公模式,而在疫情的干扰下远程办公的模式走向大众化,这就使得视频会议系统和演示会议设备成为上千万企业战疫防控期间维持工作经济运转的必备工具。再加上上半年许多企业的大型活动,不得已都采取的线上形式召开,会议商显设备也因此由高端市场进一步普及开来,一时间产品需求激增。

据市场数据显示,到2022年全球会议白板出货量复合增速将会高达66%,2020年整体出货预计超过80万台。

“在线教育”同样是在疫情催生下所产生出来的刚性需求。在各地学习不同程度延迟开学之后,为保障教育教学的顺利进行,不得已各地教育部门及学校相继利用信息化平台,网络资源开展线上授课、网络答疑等学业指导。

统计显示,春节期间2.7亿学生的“宅家学习”带来学生学习类APP平均日活增幅达到了100.05%,各大电商平台的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也都相应出现断货等销售火爆景象。

另外,在加上目前国内企业都处于数字化转型的风口,企业对于“数字标牌”的需求逐渐体现,IDC中国数字化标牌市场跟踪报告显示,预计中国数字标牌市场2021年出货量预计达到961.4万台,同比增长19.8%,未来五年数字标牌市场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8.5%。

当然,“疫情”或只是一个导火索,没有疫情或许也会出现其它事件导致需求爆发,不少企业更早以前就开始看好B端市场,如在2018年联想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就表示,联想将从一家PC公司转向TO B 业务,随后提出“3S”战略,这些提前布局就为现阶段联想入局商显打下了重要基础。

像三星、LG、TCL、海信等更是在其中摸爬滚打十几年也是有了深厚积累,有关机构预计,未来五年商显市场还将以每年13-16%的增速发展,预计到2024年将达1545亿元的规模。这些“空缺”都给商显提供巨大的展示舞台,TO B当然有搞头。

从“商显”到“智显”,拼过硬实力还要软实力

正因为那些市场的存在,“商显”已经成为几乎所有相关企业追逐的焦点所在,包括传统电视厂商、显示器厂商、硬件厂商等等。

像市场熟知的就有海康威视、大华、天地伟业、三星、TCL、LG、海信、海尔、长虹、康佳等等,近两年来还有华为、小米、联想等品牌也在陆续加入其中,整个商显行业可以说是“巨星云集”,这再一次体现了行业潜力。

但问题还是那个问题,这块市场蛋糕谁能吃,谁吃不到?或者说像华为、小米、联想一样的“新军”凭什么去撼动三星、TCL等老牌巨头?

今年对于商显而言既是机遇,同样也充满挑战,随着人工智能、5G、大数据等技术的成熟与落地,商显的形态开始出现跨越式的变革,这一点光从名字上就能体现,“商显”不再是“商显”更多品牌将其称之为“智显”。

如年初,TCL集团正式更名“TCL科技”,其中TCL商用升级为“TCL智显”;华为推出的大屏产品不叫“电视”而是称之为“智慧屏”;去年联想成立中小企业事业部,并推出商显产品,命名为“智慧大屏”。

显然“商显”的作用不再只停留于显示功能,“AI”当道下“智显”还需要具备“交互”、“服务”、“会听能说会想”等能力。

可现阶段,这对于绝大多数企业而言都是一个难题,“商显”行业虽然发展时间不短,却因为先前市场的“不温不火”使行业始终处于一个“业态缺失”的生态中,比如大部分玩家都只能提供单一的硬件产品和基础的应用软件,或者在此硬件产品上衍生出来的其他形态产品,还没有能提供基于应用场景下的从硬件到系统,再到平台、内容、服务等环节的全产业链条的系统化的、集成化的方案。

可以看到新玩家联想就是在这方面寻求突破,在日前2020深圳(国际)智慧显示系统产业应用博览会上,联想thinkplus展出了他们最新的商显解决方案,即“全景互联的智能生态”,提出不再单独依靠商业显示屏,而是依托其PC为核心,联动其它硬件产品打造场景化的解决方案,让“商显”不再只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当然老玩家也没落后,TCL智显从年初开始就释放出大量信号,宣布“要让B端赛道走向中心舞台”后,不断扩张自己的全产业链供应生态,联合高通、海思、新华光电等建立起上游供应链优势,再配合“多样化”的硬件组合,构建了“标准化硬件+模块化软件+细分场景的差异化定制研发”综合解决方案。

“你追我赶”是当下商显市场竞争激烈的直接写照,不过商显领域或许也并不是一场纯技术的竞争。

市场仍在等待被教育

商显市场的爆发“忽如一夜春风来”,快得让大批企业还没做好准备,此时很多人在观望,在考虑比如公司的会议室中到底需不需要一台“大屏”?这意味着商显品牌还有很多“故事”要讲。

不得不佩服“新玩家”联想的决心,为了实现逆袭一招“免费试用”可谓是让行业措手不及,日前联想宣布“企业可以申请免费试用联想智慧大屏,计划三年内助力1万家企业实现智能化升级,助力实现‘降本增效’。”

所以,这代表着TO B的生意也将走向“烧钱、补贴”?可能没这么夸张,但在C端存量市场告急,急需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时,B端市场的潜力让企业不得不放手一搏。

类似的市场教育,也成为品牌方在产品本身之外着力的焦点,像三星其商显产品大量覆盖机场、高铁等公共区域包括大兴国际机场、浦东国际机场、白云国际机场、禄口国际机场等等都能看到三星的商显大屏,这些地段的覆盖本身也是一次极佳的宣传。

又例如,TCL智显同样在生态、市场营销等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在智能会议场景,先后与阿里钉钉、腾讯会议、会畅、好开会、章鱼云的深度融合,共同打造“智能办公生态”,目的就是在市场上建立“第一认知”。

市场竞争虽然趋近饱和,但仍然没有一家能够占据绝对优势,特别是现在商显进入到了变革期,“新兵”也好“老兵”也罢在5G、AI等技术作用下他们相当于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总之,随着商显应用的不断扩张,现阶段已经深入交通、媒体、广告、金融、教育等各行各业,从上游产业链到下游市场的日趋庞大,促使其产业价值也不断提升,商显已成为当下诸多厂商的战略性布局。

不过,伴随行业的深入与完善,未来商显环境还将更加多变,细分领域的应用与功能的差异化趋势也将越发明显,至于谁能掌握话语权?还要看谁能先一步完成市场教育并准确抓住需求与痛点。


本文为 数央网(http://www.syobserve.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