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韬:规模中国下的发展韧性

数央网 小茜 2019-11-29 17:33:04 人物

扫一扫分享微信

研发将是我们未来中国进步的源泉,创新将是推动我们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因素。

新的商业正在不断更生迭代,由CFS中国财经峰会联合数央网及国内众多财经、大众媒体联袂发起的“全球新商业大会暨2019冬季论坛”于11月21日在北京召开。这是一场聚焦创新的盛会,新金融、新资本、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等都是本届大会关注的话题和领域。大会邀请政界、商界、学界、传媒以及文化艺术等各领域精英共同见证活动盛大开幕,集合塔尖思想凝聚变革力量,驱动新商业创新的“韧性与活力”。

以下为滨海金控投资研究院院长黄韬先生在“全球新商业大会暨2019冬季论坛”上的精彩演讲实录。

微信图片_20191129153646.jpg

在场的嘉宾、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我是滨海金控的黄韬,非常荣幸有这么一个非常好的合适的机会能够接到主办方的邀请共同在场跟各位专家、学者共同探讨我们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

这次主要想给大家分享的一个点,就是我们主办方比较切合的一个主题,就是我们规模中国下的发展韧性,我们来看一下。

我们想跟大家讲到的就是,这次我们是从广州来到了北京,在这一路上,我是坐高铁过来的,给我一个很深刻的体会,我们中国的高铁你只要在任何一个城市坐上两个小时,或者一个半小时,必然会有一个区域的中心城市在等着我们,我们说我们的中国之所以在高铁这个领域能够发展到这么快的一个速度,其实是因为我们背后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这个优势其实就是我们这次要讲到的主题,我们中国的规模优势,才让我们中国高铁能够迅速领先于世界。

我们可以讲到,首先刚刚有很多的专家、学者共同去聊到一个话题,就是我们最新公布的三季度的经济增长,可以看到第三季度可以发现的是目前是6%的季度增长,可以说是创下了最近十年来相对的低位。在这边我们想说的是,在2012年前后的节点,我们的第三产业已经超过了我们的第一和的第二产业,如果从绝对值的数字上来看,我们会发现我们中国的体量已经是非常的庞大了,已经去到了90万亿的人民币,如果是折算回美金、美元的话,大概是13万亿美元,占到全球六分之一。在这边我想说的更多的是,过去如果像小学生考试,你要是30分的人考到60分需要努力应该是比较容易达到的,但是一个考到90分的人如果还想要考到95分,这个难度可能会比30分考到60分的难度更大。目前来说,这个恰巧也是我们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所面临的一个选择点,我们的一个经济逐步的将会从过往增量的市场过渡到存量增长的市场环境,可能并不是单纯为了追求经济发展的高速度,更多我们可能要考虑的是民生和社会问题,如何去保证我们的成绩不低于90分,或者不低于95分,这才是我们恰巧要考虑的经济增长的含金量,这个问题是我今天想要跟大家重点探讨的。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的发展规模背后是韧性,它的韧性体现在三个层次。

1.有关于我们的规模市场后面的多元化体系,也就是我们讲到的,市场是多层次的。刚刚我说我坐高铁过来,哪怕像我的老家广东一个三线城市,一个以烧烤为重工业的城市,哪怕坐一两个小时去到一个地方都可以有一个区域的中心城市等着我们,我们说高铁发展起来了,遍布全球。这个的前提是有巨大的需求,这个需求的背后就是我们的人口。如果没有人口,像欧洲可能一个网红粉丝只有几万,甚至只有几千,绝对出不了像最近的李佳琦这样的网络红人,因为没有规模效应。反过来因为我们是多层次分布的市场,我们可以发现有更多拼多多这一类型的企业迅速崛起,而不是消费降级,更多我认为是消费分级。所以我们说从这个市场的层次来看,给予了我们中国的投资人更多的机会去投资中国。

2.很多人可能会强调的就是我们中国最新的来说,技术不行,我们的研发有待于提高,确实这个是一个客观的事实,也是过往一直存在的问题。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我们已经开始逐步具备了专业技术和研发非常良好的一个物质基础,我们的一个科学体系,包括我们的研发技术一直都是在进步的,可以体现在最新的贸易战背后对华为的封锁,背后是因为我们的技术已经进步到足以去影响让别的国家担忧的地步,所以背后才会有一个更多的摩擦。所以我们会发现,真的要做好研发,包括技术方面的创新的话,需要两大条件。第一个条件,首先是稳定的政治环境。展望全球,同时具备政治环境稳定,还要具备完善的产业基础设施的国家为数不多,中国恰恰好是其中的一个,并且我们有一个非常多元化、多层次开放性的市场,所以我们可以发现在未来来说,研发将是我们未来中国进步的源泉,创新将是推动我们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因素。

3.我想跟大家强调的一点就是人口红利。很多人会说到我们中国的人口红利在最近几年已经开始走向下坡路,这个观点我觉得是有争议的,因为人口红利并不是单纯仅仅只是讲到了数量红利,我们说我们的人口红利已经是从数量红利逐步过渡到了质量红利这样一个阶段,如果我们说人口的数量红利或许我们已经到达了一个尾声,但是我们的人口素质红利其实还刚刚开始。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一个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这边一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从1999年到去年的数据,我们普通高等学校毕业人数是不断攀升的,现阶段来说大学本科已经是非常基本的起步线。可以发现反映的问题是,未来有更多优秀的高素质的人口红利会涌向我们的科技创新的行业,而这样的话将会造成我们在投资领域未来行业发展的一个分化。

讲到投资,我们可能会去谈到的一点,未来十年我们对于投资的展望。首先,我们讲到展望投资、展望未来,有一个很关键的点,当前的社会整个时代、整个社会经济是处于一个相对下行的阶段,并不仅仅发生在中国本土,更发生在欧美地区,很多国家的无风险的利率已经接近了负利率的阶段,背后是因为他们的经济在持续的做出下行。我们说经济持续下行的时候政府可以做的主要有两个方面: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我们中国可能会做财政政策的调整,国外政府的负债太高了,他们更多的可能倾向于做的是货币政策,比如说量化宽松。

真的经济下行以后,优质的主体需求并没有跟你新增加的印钞量是同步增长的话,就会出现一个问题,你增加的钱去了哪儿?我们研究发现更多的资金是流向了劣质的借贷主体,很多的机构可能会觉得我们已经把钱放出去了,但是其实你的钱去了哪儿呢?其实是去了原来在银行渠道没有办法融到资金的群体,我们在这边可以把它定位为一个次体。未来如果随着这个量化宽松在国外的持续,包括我们本土内原来的P2P行业,很多个人借不到钱,因为有了P2P通过这个方式也能拿到资金,本质上是垃圾债的发行,这种方式很容易引发新的债务危机。如果说未来出现更多的人不符合资质却能借到钱的话,我们会发现随着暴雷事件,或者债务危机的延续,很可能后期每个债务都会进行一个高度分化,优质的主体融资利率会越来越低,劣质主体随着刚性兑付的打破将会越来越高。

最后一点在于股市方面,我们这边认为未来如果我们的资金是越来越多了,随着社会上的资金越来越涌入的话,我们新会更多的涌入股市,股市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值得投资,随着经济下行避险情绪的增加,我认为更多的资金会选择倾向于确定性比较强的企业,未来将会有一个很大的趋势,就是很多的确定性比较强的核心资产会享受更高的估值,反过来比较差的业绩的企业可能会遭遇更大的损失。后期有关于对于投资方面的见解,各位在手头上都有一本滨海金控跟21世纪研究院这边联合发行的一本财富管理白皮书,可以供大家去参考一下,分享一下我们的观点。

预祝这次大会取得圆满成功,谢谢。


本文为 数央网(http://www.syobserve.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网观点。

小茜 数央记者

884篇文章

小茜,互联网观察员,科技专栏作者

最近更新文章